联系我们

尊龙备用网站当前位置: > 尊龙备用网站 >

宇通客车新拐点将至?

时间:2022-05-12 12:36 作者:admin 点击:

html模版宇通客车新拐点将至?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数字光年,作者 | 姜山,编辑 | 成招

宇通客车终于遏制住了持续下探的势头。

昨日晚间,宇通客车发布2021年年度报告。报告显示,2021年全年,宇通客车累计实现客车销售41828辆,同比提升0.17%;实现营业收入232.33亿元,同比提升7.04%;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6.14亿元,同比提升18.95%。

在经历了连续多年的营收和净利双降之后,宇通客车终于在2021年初步稳住了局面,暂时扛住了。这份成绩,对于宇通而言十分不易,特别是在市场持续低迷的当下。

据中国客车统计信息网的数据显示,2021年,国内大中型客车行业需求总量同比下降15.31%, 2021年客车行业7米及以上客车实现销售87,525辆,较2020年下降9.15%。

年报认为,国内大中型客车行业需求的萎靡,主要是受疫情反复、新能源补贴政策变化以及国内经济发展面临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三重压力等影响。

可以预见的是,2022年,三座大山将持续压顶。宇通客车能否顺利爬坡过坎?

拐点之下

宇通客车的前身,是1963年成立的“河南省交通厅郑州客车修配厂”,1968年,更名为“郑州客车修配厂”, 1985年,更名为“郑州客车厂”。

1993年,郑州客车厂完成了股份制改造,从一家国有企业变成了股份制企业,宇通客车就此成立。这一年,宇通客车迎来了发展史上的灵魂人物,时任郑州客车厂试制车间主任的汤玉祥。

汤玉祥上任后,在行业内首推定制化生产,特别是国内首款双层卧铺客车ZK6980WD-1车型的推出,让宇通在国内客车市场迅速打开了局面,也由此开启了国内长途客运的卧铺客车时代。

仅仅过了四年时间,1997年,宇通登陆上交所,也是在这一年,宇通宣布正式开始建立国际品牌战略,“宇通”商标全面启用。至此,郑州客车厂成为历史,宇通客车的名字开始叫响海内外。

2003年,宇通以1.5万辆的国内销量首次登顶,成为中国大中型客车销量领跑者。

宇通在深耕大中型客车领域的同时,开始向采血车、医疗车、校车等特种车辆的细分领域迈进,宇通校车甚至一度成为校车的代名词。

在站稳国内大中型客车市场第一方阵的同时,宇通的海外战略也不断传来好消息。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期间,300多辆宇通客车服务赛事运营。明年,世界杯将在中东国家卡塔尔举行,届时,宇通客车将向卡塔尔方面提供1002台世界杯专用车辆,首批车辆已在去年抵达卡塔尔。

在英国、法国、俄罗斯、以色列、沙特、智利、哥伦比亚、澳大利亚、马来西亚、菲律宾以及港澳台等全球四十多个国家和地区,都有宇通客车忙碌的身影。

宇通官网公开的信息显示,目前,宇通已实现全球布局,成为世界主流客车供应商,累计出口超70000辆。

如果从郑州客车厂时代开始算起,在宇通客车在发展史上,有两次命运的转折。

第一次是1993年的股份制改造,汤玉祥走上前台,并带领这家公司走向鼎盛,宇通客车也成为河南乃至中国客车行业的一张名片,并形成了“南金龙、北宇通”的中国客车市场格局。

第二次,便是2017年,宇通客车的业绩首次呈现负增长,宣告了宇通客车长达二十年的高速增长,就此终止。

根据“财经锐眼”的测算,从1997年登陆资本市场到2016年这20年,宇通的营收增长了81倍,年复增长率达25%;净利润增长了101倍,年复合增长率达26%。

财报数据显示,2016年,宇通公司营收达358.5亿、净利润为44.09亿,这是宇通历史上营收等各项数据最好的一年,业绩的大幅增长,带动宇通的股价快速拉升。

数据显示,2017年11月13,宇通股价突破920元,较1999年3月最低价涨了56倍,市值也达到历史最高592亿,这也是宇通股价的历史最高位。

但转折随即到来。

财报数据显示,2017年,宇通公司营收332.22亿元,同比下降7.33%;归母净利润31.29亿元,同比下降22.62%;2018年,营收317.46亿元,同比下滑4.44%,归母净利润23.01亿元,同比下滑26.45%;2019年,公司营收304.79亿元,归母净利润19.4亿元。

进入到2020年,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217.1亿,同比下降28.8%;实现归母净利润5.2亿,同比下降73.4%,二者降幅同比都出现了扩大的情况,直到2021年止住下滑态势。

在客车销量这一数据维度上,从2016年开始,宇通的客车销量分别为7.091万辆、6.76万辆、6.09万辆、5.87万辆,2020年的销量更是跌破五字头,为4.18万辆,同样呈现逐年下滑趋势。

根据宇通客车2021年年报显示,2021年全年,宇通客车累计销售客车41828辆,与上一年度基本持平。

另外,根据宇通客车此前公告,2022年前2月,公司销量为2668辆,同比下滑36.26%。长江商报报道称,这是宇通客车销量从2021年7月份开始,至今已连续8个月下滑。

从这份最新的数据来看,宇通客车在过去一年虽然基本稳住了局面,但很难让市场满意。在资本市场的表现上,宇通客车的股价自2017年腰斩后,一直在低位徘徊。

这一次,终于止住下滑的宇通客车,能否再度迎来拐点?

“吃公粮”催肥

2016年9月,财政部公布《关于地方预决算公开和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补助资金专项检查的通报》,对吉姆西等5家企业涉嫌骗取新能源汽车专项补贴的典型案例予以公开曝光。

这一年年底,工信部发布行政处罚决定书。对涉及“有牌无车”的4家企业给予“责令停止生产销售问题车型、暂停新能源汽车推荐目录申报资质、责令进行为期6个月整改”等处罚措施。

表面上,这次调查带来的直接影响,便是5家被曝光的涉案企业都领到了相应的处罚。

但该事件所带来的更深层次影响,是国家开始对此前的新能源汽车财政补贴政策进行调整。最直观的,便是补贴标准的持续退坡。

补贴政策调整,直接影响到了宇通客车在随后的几年里的财务表现。

2017年,宇通客车首度出现盈利负增长的情况,对此,年报中解释称,主要受国家新能源补贴政策退坡影响,客车行业销售量和新能源行业盈利能力均产生了较大影响。

但即便如此,根据财政部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包括宇通客车和宇通重工在内,宇通公司还是以45.9亿元的补贴金额位居第一位。

随着新能源汽车补贴滑坡效应的持续影响,2018年、2019年,宇通客车的业绩持续下滑。

反观2017年之前的几年,新能源补贴政策对宇通客车营收的推动作用十分显著。以2015年和2016年为例,2015年,宇通客车收到新能源汽车补贴68.6亿元,是当年归属净利润的2倍;2016年的补贴金额为99.5亿元,同样是当年归属净利润的2倍多。

宇通客车在深受国家政策利好的同时,也导致企业对国家新能源补贴政策的过度依赖,当补贴标准开始退坡时,企业内驱式发展动力不足的一面必将暴露出来。

对宇通客车而言,“吃公粮”,既是利好,更是掣肘。

在大环境方面,在经济下行和行业调整的大背景下,中国客车行业继续走低,宇通客车亦深受影响。

具体到宇通客车,宇通客车的客户构成并不复杂,主要分为几大板块:企事业单位、公交公司、客车租赁企业以及个人等。

拆开来看,企事业单位、公交公司的订单占比居高,这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吃公粮”,它在带来稳定客户的同时,对公司的应收账款规模及账期带来更高要求。

此外,宇通客车在年报中也坦承,在新能源替代政策及财政补贴等催化下,2015年到2017年间,新能源公交车的市场需求被过度挖掘,导致在此后的几年里,新能源公交车市场饱和,采购需求持续下滑。

不过,面对着并不乐观的全年市场预期,这一次,在新能源公交车市场上,宇通客车再度将宝押在了新能源汽车补贴上。

宇通客车方面认为,从发展趋势看,随着 2023 年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退出,预计 2022 年新能源公交将迎来增长。

另一方面,高铁及私家车等替代品的持续发展,导致客车租赁企业及个体用户对大中型客车行业的需求量下降。

更为关键的是,这一年,由于全球范围内的新冠疫情持续爆发,对全球的经济格局带来剧烈冲击。

比如,疫情的叠加效应,导致全球范围内的公共出行和客运旅游市场遭受重创,这些都深刻影响到了宇通客车在国内国外的市场表现。

当不确定性持续加剧,宇通的“公粮”还能吃得饱吗?

现实骨感

从2019年5月开始,在郑州龙子湖智慧岛,经常会看到一辆打着“宇通自动驾驶巴士”字样的小型客车行驶在道路上,便是宇通无人驾驶技术的落地产品。

据介绍,这辆无人驾驶巴士,已经达到L4级的高度自动驾驶水平。

宇通集团总裁汤玉祥曾表示,智能驾驶在城市公交和环卫车辆两个公共服务领域已具备推广应用的基础,可加快落地实施。

此外,宇通还通过战略投资自动驾驶出行公司文远知行,成立自动驾驶研究院等方式,龙8娱乐客户端,推动自动驾驶商用场景的应用和落地。

去年11月,宇通在回复投资者提问时表示,目前,宇通已量产的L3级无人驾驶公交、L4级自动驾驶巴士小宇,已在郑州、广州、南京等多个城市落地运营。

除了无人驾驶外,新型燃料电池技术,也是宇通正在试图实现突围的另一个切口。

2020年,河南省工信厅联合省发展改革委、省财政厅等八部门印发《河南省氢燃料电池汽车产业发展行动方案》(以下简称《方案》)。

《方案》中明确,要以郑州汽车产业基地为主体,推动氢燃料电池客车技术研究应用,加快氢燃料商用车研发布局,积极推动省内汽车企业布局氢燃料电池汽车业务。

在过去的几年里,以燃料电池汽车示范应用为牵引,氢能成为国家能源发展战略的组成部分。

据报道称,国家第二批燃料电池汽车示范应用城市群评审工作已完成,由郑州市牵头的河南城市群以及由河北张家口牵头的河北城市群将很快获批,形成“3+2”的全国燃料电池汽车示范格局。

这一轮的政策红利,对河南氢燃料电池产业的龙头宇通来说,无疑是重大利好,无论是政策、资金还是技术与人才的支持,宇通都将从中获益。

而氢燃料电池,在宇通客车的战略布局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公开信息显示,2009年,宇通便开始研发第一代燃料电池客车,目前已完成三代燃料电池客车的开发,率先取得首个燃料电池商用车资质认证和产品公告。

宇通方面也公开表示,公司的氢燃料电池客车已经实现批量销售。从2018年开始,宇通的氢燃料电池客车已先后在张家口、北京、郑州等地交付运营。

无论是以无人驾驶巴士为代表的无人驾驶技术的落地,还是以氢燃料电池为核心的新型燃料电池技术的推进,宇通讲给外界的新故事看起来都足够的性感和动人。

因为,无论是从宇通自身的技术和产品突围,还是从智慧出行及智慧城市的未来前景,亦或是清洁能源及人类技术进步的环球议题等视角来看,打造以无人驾驶和新型清洁能源作为突破口的未来出行和未来生活图景,宇通看起来都是走在了一条无比正确的道路上。

但宇通所描绘的这份以无人驾驶技术和氢燃料能源所构成的动人的未来出行生活图谱,在现实中却并不那么性感。

无人驾驶新技术的突破、自动驾驶新产品的落地及氢燃料电池等新型能源的大规模商用,始终面临着来自于传统技术、社会现有规则和人类情感等多个方面的考验,这是一直横亘在宇通头上的三座大山。

无人驾驶技术的边界在哪里,如何重构传统交通出行的秩序和规则,如何重塑车、人、城市与社会的关系,这是人类社会的命题,这也是以宇通为代表的无人驾驶企业需要积极“解锁”的时代难题。

宇通能否越过山丘?

在线客服: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在线客服